<pre id="6x67p"></pre><table id="6x67p"><strike id="6x67p"></strike></table>
  • <pre id="6x67p"><del id="6x67p"><xmp id="6x67p"></xmp></del></pre>
    <p id="6x67p"></p>
  • <pre id="6x67p"><ruby id="6x67p"><menu id="6x67p"></menu></ruby></pre>
    <bdo id="6x67p"><span id="6x67p"><ol id="6x67p"></ol></span></bdo><table id="6x67p"><ruby id="6x67p"></ruby></table>
    印染資訊
    當前位置: 首頁 印染資訊 國內新聞

    優衣庫遇冷,受疫情等多重影響,2021年申洲國際凈利同比下滑

    發布時間:03-07 10:29   來源:來源  點擊:


    3月2日晚間,申洲國際(02313,HK)發布盈利警告,預計集團于有關期間錄得介乎約人民幣31億元至人民幣35億元的稅后凈利潤,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稅后凈利潤約人民幣50.8億元下降約31%至39%。


    3月3日,申洲國際報收于112.50港元/股,下跌8.46%。業績預警發布后,目前高盛、花旗、交銀國際、中金公司等機構均對申洲國際維持“買入”評級,不過花旗和高盛等都表示,下調申洲國際目標價。


    多重因素致利潤下滑

    “新冠”籠罩下,申洲國際2022年年初因員工感染而導致寧波部分基地停產,而回顧2021年,疫情也造成東南亞部分生產基地一度停擺。申洲國際透露,疫情影響下,柬埔寨和越南的部分生產基地部分時間暫停運營。加之公司銷售主要以美元結算,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升值也給稅后凈利潤造成了負面影響。


    專注紡織代工多年的申洲國際,為國際知名品牌耐克、阿迪達斯、彪馬、優衣庫等做代工,產品從日本市場逐步拓展至亞太區及歐美地區。


    近年來,國內不少代工企業都開始試水OBM業務,扶持自有品牌,但申洲國際反其道而行之,2019年關閉了自主品牌業務MAXWIN(馬威),將精力投入代工業務之中。


    基于其紡織代工業務,申洲國際在業務模式上,強調縱向一體化,集織布、染整、印繡花、裁剪與縫制四個完整的工序于一身。從生產基地布局來看,申洲國際官網披露,主要生產基地位于寧波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另外在越南西寧省建有面料基地,并策略性地在中國中部的安慶市、越南的胡志明市及西寧省和柬埔寨金邊市設有制衣工廠,在上海、香港、大阪均設有銷售辦事處或代表處。


    對于“縱向一體化生產”模式,第一財經此前報道稱“通常,成衣制造商要至少提前一個月向面料商下單,等拿到面料再生產,交貨時間起碼需要3個月。而申洲國際的平均交貨周期在45天左右,最快可以在15天內交貨?!?/P>


    除了生產模式上的“快”之外,在研發上,申洲國際也加深了自己的技術壁壘。據了解,申洲國際和品牌共同開發的面料技術包括耐克的Flyknit、Dri-fit、Tech Fleece、TechKnit和優衣庫的AIRism等。


    在產業鏈的細分市場做精和做專的申洲國際,面對新冠疫情這只黑天鵝,在過去兩年甚至更久遠的時間都要面對供應鏈穩定性和代工市場的變化。


    3月2日晚間,申洲國際的盈利警告提及,根據對本集團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有關期間”)的未經審計的綜合管理賬目的初步審查,以及董事會目前可獲得的其他資料,預計本集團于有關期間錄得介乎約人民幣31億元至人民幣35億元的稅后凈利潤,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稅后凈利潤約人民幣50.8億元下降約31%至39%。


    2021年度稅后凈利潤同比下降近4成,申洲國際解釋其原因為疫情影響,和越南的部分生產基地部分時間暫停運營。加之公司銷售主要以美元結算,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升值也給稅后凈利潤造成了負面影響。


    代工供應鏈: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2005年申洲國際招股書披露,公司當時大部分營業額來自日本,最大客戶來自優衣庫旗下的采購代理雙日,2002-2005年上半年申洲國際向雙日的銷售占比分別為63.5%、64.0%、63.5%及58.7%。這也意味著,承托申洲國際上市之初主要的銷售源自優衣庫代工訂單。


    事實上,申洲國際強調的“縱向一體化生產”模式與其大客戶優衣庫的SPA模式互為呼應。日本作家齋藤孝浩在《如此不同 如此成功——優衣庫VS ZARA》一書中分析稱,所謂SPA模式,即零售業根據門店的信息一邊預測消費者的需求及其變化,一邊策劃商品,并把之前有眾多企業參與的供應鏈(從原料采購到把商品送到顧客手上的全過程)全部統合,從而控制商品的供給和銷售。


    齋藤孝浩提及,優衣庫沒有自己的工廠,而是將商品的生產委托給國外的代工廠,并將代工廠的數量減少到70家左右。這些代工廠經過嚴格篩選,優衣庫在代工廠擁有自己的專用生產線,可以以數十萬件的規模有計劃地生產同一種商品,以提高商品的品質并確保供給的穩定。

    供應鏈垂直統合、自由化程序比較

    圖片來源:《如此不同 如此成功——優衣庫VS ZARA》


    而即便申洲國際上市后豐富了新的國內外客戶,不過從2020年財報來看,優衣庫仍是申洲國際的大客戶之一。


    1月13日,優衣庫母公司迅銷集團公布了截至2021年11月30日的2022年第一財季業績報告。報告期內,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溢利935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1億元),同比增長33%;綜合收益總額為6273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42億元),同比增長1.2%;綜合經營溢利總額為1194億(約合人民幣65億)日元,同比增長5.6%。


    但優衣庫在中國市場的表現卻不盡如人意,迅銷最新數據顯示,2022財年第一財季,大中華區錄得營收1516億日元,占總營收的24.2%,依然是其海外最大市場;但對比去年同期1529億日元的營收,同比下滑0.85%。


    此外,2022財年上半年,耐克整體營收同比增長8%,而大中華地區營收下滑6%,成為耐克全球市場中唯一下滑的地區。阿迪達斯2021年第三季度整體營收57.52億歐元,同比僅微增3%。按區域劃分,北美收入增長8.6%;拉丁美洲收入增長55.4%;歐洲、中東和非洲銷售增長8.8%;而亞太地區收入下滑8.2%,其中大中華區銷售下降14.6%。阿迪達斯CEO卡斯珀?羅斯特(Kasper Rorsted)在三季度電話會表示:“受全球供應鏈和物流、新冠疫情措施以及中國市場環境問題的影響,使得集團在第三季度營收減少了約6億歐元?!?/P>


    供應鏈的問題仍然困擾著耐克、阿迪達斯等品牌。阿迪達斯集團在第三財季后的電話會議中提及,北美、歐洲、中東和非洲等市場均受到供應鏈停擺影響,庫存率已下滑至60%,未來該數值還會繼續下降,供應短缺的情況會延續至2022年第一季度。


    優衣庫、耐克、阿迪達斯均為申洲國際大客戶,代工供應鏈上下游共振效應,是否正在顯現?對上下游企業將帶來多大的影響,或許在后續幾家上市公司披露的年報中,可以窺見一斑。


    中信證券認為,疫情沖擊下的凈利潤調整需要一段時間消化,反映市場情緒的短期估值可能會有一定壓力。但公司在疫情期間堅持人員擴產、自動化投入,同時為員工積極提升待遇和福利,并布局長遠進行新的產能規劃建設。拉長時間維度看,10%-15%產能增速中樞高確定性仍在,而疫情期間夯實的內功會強化壁壘、加速份額提升,在未來長時間帶來正向回報。


    鞋服獨立分析師馬崗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在正常情況下,供應鏈的重要性不容易顯現,但在出現極端事件時,就是考驗國家或企業層面供應鏈成熟度的時候。疫情之下國際供應鏈要面對更多不確定性的挑戰,這個對所有企業和國家來說,都是巨大的挑戰。


    關于企業層面,馬崗認為,企業要轉變思維,要與更多同行進行合作和協同,構建供應鏈生態,通過數字科技手段結合,讓供應鏈的韌性更強。對品牌商而言,選擇供應鏈伙伴,同樣也需要有更多的備份,過去可能考慮更多的是經濟性,忽略穩定性,東南亞成本低,但穩定性差,所以對品牌商而言,要綜合考慮。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 下一篇:
    • 上一篇: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在線投稿

    頭條推薦

    在線投稿

    印染技術會議會展

    亲爱的老师3韩国完整版

    <pre id="6x67p"></pre><table id="6x67p"><strike id="6x67p"></strike></table>
  • <pre id="6x67p"><del id="6x67p"><xmp id="6x67p"></xmp></del></pre>
    <p id="6x67p"></p>
  • <pre id="6x67p"><ruby id="6x67p"><menu id="6x67p"></menu></ruby></pre>
    <bdo id="6x67p"><span id="6x67p"><ol id="6x67p"></ol></span></bdo><table id="6x67p"><ruby id="6x67p"></ruby></table>